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

本網站由台權會維護

[個資新聞]學者︰監聽正面表列 法院專庭審查

 

〔記者曾韋禎/台北報導〕特偵組濫權監聽引發爭議,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昨召開「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修正草案」公聽會。前人事行政局長陳清秀在內的所有與會學者都認為,應修法落實保障人權,包括應以正面表列何種重罪才能監聽、要有第三方監督單位,以及法院應設監聽專庭並進行實質審查等。

司委會十八日審查通保法相關修法,法務部長羅瑩雪對所有朝野立委的修法版本均持保留態度,她表示,法務部會於彙整各地檢署的通訊監察資料後,提出部版修正草案,但最快也要等到明年二月。

不應監聽政治類型案件

警大教授許福生昨在公聽會上表示,應以正面表列何種重罪才能監聽,不應監聽違反選罷法等政治類型的案件,以免再生爭議。但在監聽過程聽到他案的犯罪證據,應區分類型去決定能否使用,只是須於一定期限內提出聲請。

律師鄭文龍強調,一定要有第三方的監督單位,例如由立法院設立監督小組;因監聽是嚴重的侵害手段,比搜索扣押嚴重,當事人不知自己遭監聽,也毫無概念,不像被搜索人能在場、聘請律師。他認為,通聯也要受到保障,歐美早有相關判例。

前立委邱太三指出,雖然通保法是以保障為主、監察例外,但執行起來卻不夠保障,缺乏基本審查下,檢警都用監聽來釣魚。他建議法院應設專庭進行實質審查,不能像現在由法官來輪分。至於無關本案的犯罪內容,邱認為毒樹果理論也容有例外,毒品、槍枝、販賣人口等類型的犯罪,應能採用,也需要長期監聽,但一定須再聲請、審查。

中研院法律所研究員劉孔中認為現在的環境,很難大規模去修法,司法院可以積極一點,為監聽設立專庭,進行實質審查。

前人事局長陳清秀以德國為例指出,他們不能監聽律師、牧師,資料也能保存六個月,還有獨立機關予以監督管制,台灣應能引進相關制度。

調查局毒品防制處科長施東亮怕修法後限制太多,會影響犯罪偵查。他認為應區分案件類型,例如重大販毒案,監聽期短則一年,長至三、四年,因為涉案人電話會換三、四次,一人還擁有二、三十支電話。

調查局經濟犯罪防制處科長林中揮表示,他們最多聽兩、三個月就會下線。

司法院刑事廳法官呂煜仁則坦言,如果要設立專庭審理,在偏遠的小規模法院,人力上會有困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3/11/21 by in 相關新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