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

本網站由台權會維護

[相關文章]你的自保,我的隱私

你的自保,我的隱私

劉淑瓊(醫改會執行長)
張雅婷(醫改會研究員)

日前新聞報導醫師使用行醫紀錄器需經由病患同意,引發醫界撻伐的浪潮,醫師現身表示自己只是因擔憂發生醫療糾紛及無法防範的暴力威脅,才出此下策以求自保。但在此同時,也有不少病患擔心自己在就診時討論個人隱疾的對話,以及需要露出私密部位的檢查過程,會不會被醫師私自錄音錄影,而這些影音又會被如何保存、利用。姑且不論醫師自力救濟裝設行醫紀錄器的正當性,但延伸出來的醫病間的猜忌與攻防,反而不利於彼此的互信。

針對醫改會函詢醫師於診治病患時自備「行醫紀錄器」進行錄影錄音的適法性,法務部明確回覆:「醫師於診治病患時自備『行醫紀錄器』進行錄影錄音,此等蒐集行為,除其他法律或法律具體明確授權之法規命令有規定外,仍應由蒐集者告知個人資料保護法第八條第一項所定事項,經當事人書面同意後始得為之。」而衛福部公告之《門診就醫隱私維護規範》也明確規範:診療過程如需錄音或錄影,應先徵得病患當事人之同意,以確保病人隱私。

有醫師質疑,在暴力威脅的當下,難道為自保而錄影錄音的蒐證行為也需要經過病患同意?這點要由醫師依最佳利益自行衡酌。但若在沒有任何暴力威脅下的狀況,醫師在治療過程如果需要錄影錄音,仍應事前向病患說明並獲取書面同意。事前告知同意不僅符合醫療倫理,也可使行為合法化,甚至可嚇阻防範急診暴力的發生。

維護病人隱私是醫師的基本義務,至於如何在病人隱私與醫師自保取得平衡,醫改會認為應從制度層面來解決,如果多數醫事人員覺得現行醫院硬軟體設備不足以使其獲得安全保障,衛生福利部就不應該隔岸觀火,應主動提案修法討論,符合醫病雙方的期待。例如規範急診室哪些空間需安裝廿四小時監視錄影器、診間內暴力防範與應對指引,抑或是為確保落實手術風險告知的義務,將手術溝通全程錄音錄影,明文規範在手術同意書中,取得病患同意,並將影音檔案視為病歷的一部分,由醫院統一管理與保存。這樣不僅讓醫事人員無須「自備武器」,也可達到行醫記錄器的目的,病人隱私與醫師自保一舉兩得。

其實台灣多數病人都很尊重與感激醫護人員的辛勞,醫生們也是盡心盡力救治病人。雖然隨著社會風氣的轉變,加上血汗醫院下醫事人力嚴重不足,難免有少數不理性的就診糾紛,但我們仍誠摯呼籲醫病雙方能以同理心多分體諒與溝通,避免採諜對諜的方式互動,以免引發不必要的爭議。如有疑慮可先透過醫院內管道協調溝通,以重建溫暖互信的醫病關係。

(本文經中國時報於 102 年 8 月 20 日以「醫師的自保,病患的隱私」為題,登於時論廣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3/09/30 by in 相關新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