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

本網站由台權會維護

他們想知道你的一切~巨量資料時代的省思

P評他們想知道你的一切~巨量資料時代的省思

2013/04/29
老大哥一直都在看著你。最能具體呈現這一現實的,該是遍布街頭的監視攝影機了。(圖片提供:周盈成)文 / 周盈成

老大哥一直都在看著你。最能具體呈現這一現實的,該是遍布街頭的監視攝影機了。如今,「巨量資料(Big Data,或譯海量資料、大數據)」狂潮來襲,那一隻隻監控的冷眼背後,正形成人們愈來愈無法想像的世界。

Big brother’s eyes upgraded

3月間,資訊業巨擘IBM的六位總經理級人物來台,進駐新北市警察局三週。據《商業周刊》報導,他們是要藉由海量資料技術,來幫忙「抓小偷」,他們看到新北市街頭密布的監視攝影機,興奮讚道:「那代表了多少資源、多少機會!」

我很好奇,政府朝著人民偷拍或強拍得來的影像,有這樣神奇美妙?可惜我後知後覺,六位IBM主管早已離台,但新北市警局資訊室主任蘇清偉接受了我的訪問。

他舉了個例子:以後若監視系統的智能提升,警察要找一個「穿紅衣服」的嫌犯,只要將紅衣這條件輸入電腦,就能迅速在全市的監視系統中搜尋出條件相符的影像,大幅節省人工監看。

他說,新北市警方在全市已架設1萬 8880架監視攝影機,目標是2萬3609架。

新北市警局與中華電信合作,在今年1月啟用「e化天眼監錄系統」。新聞稿中說,該局「運用高科技整合了監視器、車牌辨識系統、地理資訊、警車衛星定位及報案等八大系統,今年起這套系統更加入行車軌跡紀錄追蹤、智慧影像搜尋功能,透過雲端監控大量快速運算,可協助快速篩選調閱監視器畫面」。

此外還有M-police系統。警員在街上臨檢,輸入來人身分證號,就可當場調出照片及個人戶政資料。

This is no movie

既然是為了社會治安,這一切幾乎沒引來什麼質疑。但不管目的如何,從技術能力來看,這就表示,不管你是不是歹徒、用什麼交通工具,你的移動行蹤可以完全被記錄,甚至行為舉止被沿途不間斷地錄影,輕易匯整出來。

這不再是「錄影中請微笑」之類白目標語就足以提醒的,不再是當你抬頭看鏡頭,就能想像到有個保全人員在螢幕上看到你的臉那樣簡單。

監視器影像之外,我們日常生活中產生的數位資料何其多,使用手機、信用卡、提款卡、悠遊卡、eTag、網路、各種消費卡等等,想得到想不到的,都會留下軌跡,就像IBM在官網上所說:「巨量資料是一切種類的資料,結構化或非結構化的」。重點在於誰如何對哪些資料進行蒐集、整合、分析、運用。

英國《衛報》今年2月報導,美國的雷神(Raytheon)國防公司發展出一套稱為RIOT的軟體,它可以透過監視人們在臉書、推特、Foursquare等社交網站上的活動,追蹤他們的生活。它可以抓出目標人物貼上的所有照片、蒐集打卡紀錄跟照片中包含的經緯座標等、分析朋友間的通訊密度。根據這些,RIOT輕輕一點就可以畫出目標人物的社交網絡圖,找出他的空間移動模式,甚至預測他的行為。

Hot topic

巨量資料分析的一則著名商業傳奇,是美國的Target連鎖超市分析大量的顧客消費紀錄,佐以其他個資,能推算哪些女客很可能懷孕了,然後針對她們做個人化行銷。有次,一位中年男子怒氣沖沖跑到店裡,責問超市竟然寄嬰兒用品優惠券給他的未成年女兒。但幾天後,本來要求超市道歉的他,卻反過來道歉了,因為和女兒懇談後,他才知女兒真的懷孕了 — 超市比他早知道。

Target搜尋孕婦,可不只是為了賣尿片奶瓶這樣單純,而是行銷人員知道,從懷孕中期開始,胎兒父母親原有的購物習慣會鬆動,易受行銷手法左右,如果這時抓住他們,他們在未來幾年都會是絕佳主顧。

近來,巨量資料的妙用案例成篇累牘爆增。但也有論者質疑,資料的處理系統可能會自作聰明,錯誤解讀,而不利於當事人;又或者系統抓選某些資料種類,只是因為它們較方便,而不是它們較重要,易犯見樹不見林的毛病。

巨量資料分析還在初期階段,將來的進展尚未可知,而且這是個包羅萬象的籠統概念,落實的做法極端多元,既不可能全都很聰明,也不可能全都沒道理。但在目前的一片頭腦發熱氣氛下,我認為寧可提防過度吹捧,冷靜省思科技迷信。

Data & power

本期美國《外交事務》雙月刊網頁上,有一段對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資料編輯庫基耶(Kenneth Cukier)的訪問,他提到一個可能的應用例子:人的坐姿在不同狀況下有差異,而這可以數據化;如果每輛車的駕駛座都裝了特製感測器,那麼藉由分析匯聚的大量資料,可以偵測當駕駛人出現什麼坐姿時,他很可能是疲倦了,系統可對他發出警報。

我真的笑了。睏,自己不知道嗎?停車休息可不可以?很簡單的事,偏偏要搞得很複雜。誰要買這東西?更何況,有人拿這種理由,連你的身體姿勢都要數據化,存到他們的資料庫,居心何在?

巨量資料的鼓吹者暢談科技與商機,時而兼論公益,其實這一切背後有個很基本的社會原理,即是權力與資料的互相助長:愈有權力者,愈有辦法蒐集別人的資料;而透過資料的獲取運用,又擴大權力。

巨量資料的時代,將是一個資料資訊權更加不對等的時代,只有政府和大企業最能蒐集運用平民百姓的各種資料,要反方向實施個資,極難。然後,有力者可以利用資料分析來對付無力者,或者即使沒有精確資料,也可以照既定立場,告訴你「科學」分析的結論就是這樣,所以你們要聽我的。反正,因為涉入的過程複雜而不透明,大眾也不知道政府和財團怎樣搞。

They want to know everything

有實力進行巨量資料分析的大企業,正積極向政府機關或一般企業大力推銷其技術服務,這不只是整合公關行銷,其實也是一場隱藏的政治活動,因為他們企圖塑造或改變法律對於資料及隱私權的規範。

當前一個重要爭點在於:應該只著重規範資料的「使用」,或者是從「蒐集」端就要嚴格限制?巨量資料商機的提倡者當然傾向前者,他們希望在蒐集上有更大自由,只要蒐集後不濫用就好。隱私權維護者則不相信這樣的保證。

資料之海太過浩瀚,有利人士在興奮眺望之餘,對於哪些東西可以作何用途、怎樣獲利,現階段其實所知也還很有限。對他們而言,確定要做的是排除制度上的阻礙,能力許可的話,資料先盡量蒐集起來再說,接著再看怎麼用。不意外,他們會施壓推動鬆綁資料保護法規。

場景回到新北市警局。我問蘇主任,那麼IBM專家們有什麼具體建議?他說,IBM將在5月做成一份報告,交給市警局,但這份報告不對外公開。依據呢?他很客氣地回答,是《政府資訊公開法》第18條第1項第3款,這屬於政府機關做決定前的內部作業。

也就是說,警方可以彈指調出我們的個資,可以追躡我們的行蹤,但不給看一份外商提的建議報告,而且據說其中不含任何敏感個資。

What really matters

巨量資料時代值得歡迎稱頌,至少政府資料與企業涉及公益資料,應該相對地向大眾開放。這需要公民更多的覺悟和努力。

到頭來,這新科技被形容得再怎樣神奇,它也跟前此一切神奇的科技一樣,不會自動成為真正重大問題的解方。事實上,最缺的也往往不是資料,就像我們明知道才剛發生了福島核災,知道台灣位在火山地震帶,知道核廢料無法處理,知道核四施工品質很糟,還知道七成民意反對續建。然後呢?這政府的選擇是基於什麼?

再者,監控要多強大,犯罪率會降到零?那是我們要的嗎?科技能做的,是不是就一定要那樣做?限度在哪裡?如果我們執迷於追求偏狹的秩序跟效率,卻忽略了自由的價值,那麼每個人身上植入晶片的日子也不遠了。

老大哥一直都在看著你。最能具體呈現這一現實的,該是遍布街頭的監視攝影機了。(圖片提供:周盈成)

老大哥一直都在看著你。最能具體呈現這一現實的,該是遍布街頭的監視攝影機了。(圖片提供:周盈成)

  • 本文作者周盈成,從事貿易與寫作,曾任數年警政社會記者。英國愛丁堡大學犯罪學與刑事司法碩士,譯有《控制的文化—-當代社會的犯罪與社會秩序》,關切相關議題
  • 本文內容是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3/04/30 by in 相關文章.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