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

本網站由台權會維護

[個資新聞]反對隱私全都露 愛滋團體請命

反對隱私全都露 愛滋團體請命
2011-08-30 中國時報 【游婉琪、張翠芬/台北報導】

 台大醫院誤植愛滋器官引發外界恐慌,愛滋病是否應註記在健保卡上引發討論。愛滋團體與同志團體不約而同表示,愛滋病至今仍然無法像其他慢性病般被民眾廣為接受,貿然公開患者隱私,恐怕會讓更多人不敢正視自己罹病事實。

 根據衛生署疾管局統計,累計至今通報的愛滋感染者高達二萬一千一百五十八人,國內主要感染途徑,已從前幾年的毒癮者共用針頭,轉換男性間性行為為主,因器官移植而感染愛滋的案例,此次是史上首見。

 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表示,國內自一九八四年出現第一例本土HIV愛滋病患後,目前累計感染人數已突破二萬人,其中七千多人已發病,八千多人正使用雞尾酒療法治療,政府每年投入防治愛滋病的預算高達廿億元。

 疾管局統計,國內兩萬多名感染個案中,四成六是男性間性行為,二成二為異性戀性行為,三成一為毒癮者。毒癮愛滋感染者在二○○五年達到最高峰,占了當年個案的三分之二。台灣紅絲帶協會秘書長洪林瓊目前正在韓國參加國際愛滋防治研討會,聽聞這起愛滋器官移植醫療疏失,她語重心長的指出,事情後續恐將引起更多民眾對愛滋病患者的誤解與偏見,讓愛滋防治工作面臨更多阻礙。

 洪林瓊照表示,愛滋病長期遭受外界汙名,更經常和同性戀畫上等號。曾經有患者承受不了輿論壓力,還沒被愛滋奪去生命,就提早選擇自我了斷。更有許多愛滋病患者,不敢將病情告訴身旁親友,長期壓抑引發憂鬱症,台大醫院事件中的主角正是最好的寫照。

 同志諮詢熱線常務理事喀飛直言,整件事情的責任歸屬明顯在院方身上,懇求外界能「放過家屬」,別再進行「多餘且殘忍」的打擾。針對部分人士提議將愛滋病註記在健保卡上,喀飛與洪林瓊照更是極力反對,直指這樣的做法「有違愛滋病患者人權」、「嚴重侵犯病人隱私」、「無助解決醫療疏失」。

*************
健保卡 加註愛滋病資料
2011-08-30 中國時報 【林萍章/長庚大學醫學系教授】

 台大醫院發生器官移植的重大醫療疏失,醫界多表示應將感染愛滋病毒的病人資料加註在健保IC卡中。

 衛生署醫事處長石崇良擔心,這恐怕涉及《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中適法性的問題。其實,石處長多慮了。該法第十二條第一項後段就已明文規定:「就醫時,應向醫事人員告知其已感染人類免疫缺乏病毒。」若病人未告知,該法第二十三條第一項尚訂有罰則。故而,將感染愛滋病毒的病患資料,加註在健保IC卡中絕對適法。臨床實務上,愛滋病人常怕醫事人員得知病人感染愛滋病毒後,可能拒絕提供醫療服務,則該法第十二條第三項明文規定:「感染者提供其感染事實後,醫事機構及醫事人員不得拒絕提供服務。」若醫事機構及醫事人員拒絕提供服務,該法第二十三條第二項亦訂有罰則。至於醫事人員可能洩露愛滋病人資料,該法第十四條與第二十三條亦訂有禁止規定與罰則。

 《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規定面面俱到,衛生署應盡快將感染愛滋的病人資料加註在健保IC卡中。

*********
自由時報 言論廣場
如果健保IC卡有註記… 法律保護愛滋病人的隱私,但更應該設法保護其他人的安全
◎ 王宏育

台大移植愛滋器官事件,檢討之聲四起,台灣露德協會亦發表聲明,希望不致影響愛滋病人的(隱私)權益。只是,其他人的安全呢?

根據疾病管制局的資料,目前台灣感染愛滋病人數大約一萬八千人,實際可能數倍,乃至數十倍。站在人道立場,吾人當然得保護其隱私,但這種「保護」會不會過度往愛滋病人端傾斜,置醫護人員安危,乃至其他國民風險於不顧?

以目前法規,愛滋病人健保IC卡不能註記,醫護人員,乃至醫學中心亦無法得知,萬一愛滋病人車禍,外科團隊處理傷口血水,渾然不知,危險至極,並不合乎醫學倫理。再如愛滋患者做胃鏡檢查,並且切片,切片一定會流血,對做胃鏡的醫師、護理師、清洗消毒切片裝置的人員,公平嗎?尤其胃鏡無法高溫消毒,若你是下一個做胃鏡切片的病人,暴露此高風險,你願意嗎?

「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除了保障不得歧視愛滋病人,第十二條亦規定「感染者有提供其感染源或接觸者之義務;就醫時,應向醫事人員告知其已感染人類免疫缺乏病毒。」以免蔓延。但若感染者已經昏迷或蓄意欺瞞,並無補救措施。故宜建立嚴謹的愛滋查詢制度,讓一線醫護人員有權知道病患是否為愛滋病患,保護自己,同時保護其他病人。 (作者為高雄開業醫師)

***************
愛滋團體:醫師排斥病人很丟臉
【聯合報╱記者劉惠敏/台北報導】2011.08.30 03:54 am

台大醫院誤移植愛滋病患器官,健保卡是否註記愛滋感染者身分的議題,再度浮上檯面。愛滋團體提醒,醫療作業疏失才是問題的癥結,曝光愛滋感染者身分,恐讓感染者陷困境,無助於保障醫護人員權益。

露德協會秘書長徐森杰說,保障醫護及病人權益安全,不是把感染者「凸顯出來」,而是應「把所有人當感染源」,採全面防護措施,特別是在侵入性醫療時;畢竟並非所有愛滋感染者皆已通報列管,醫護人員面對檢驗空窗期或高危險群者,「難道就不須防護」?

「我們醫療體系準備好了嗎?」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秘書長林宜慧說,最新調查顯示,一至四成感染者曾因身分揭露而就醫被拒,不少感染者告知醫師愛滋病史後,本來建議動手術的醫療處置,被改為「吃藥就好」;去年一位感染者,更是在手術前告知醫護人員時,被「請」下手術台。

徐森杰說,醫護都曾承諾穿上白袍的那一刻,不因病人身分而有差別待遇;不計成本地保障醫護人員的工作安全,減少工作風險,才能真正減少醫護對部分疾病的歧視。近年亞洲國家中,被公認對愛滋感染者最沒有歧視的是香港醫療體系,香港醫院標準防護措施「到位」,普遍認為「當醫師排斥病人,是很丟臉的」。

衛生署醫事處處長石崇良說,在通用醫療紀錄或健保卡特別註記愛滋感染者身分,國外並無前例,將徵詢法界、權益促進團體意見後,若有必要才研議修法。

【2011/08/30 聯合報】@ http://udn.co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1/08/30 by in 相關文章相關新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