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

本網站由台權會維護

變形金剛的逆襲—2009台灣隱私權評論

文/邱文聰 (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委員、中央研究院法律研究所籌備處助研究員)

在年復一年的人權爭議聲中,個資侵害與資安威脅的問題可以算是老梗了。

一方面,個人資訊因不法之徒故意盜賣,或因儲存保管者的人為疏失,而使原本合法蒐集的個資在違反當事人自主意思的情況下遭到洩漏,此一現象似乎不很令人意外地在2009年繼續存在。例如,警員違法販賣個資供人討債(自由時報2009年7月22日)、校長販賣學生個資給補習班(自由時報2009年3月21日)、國科會網站不慎洩漏1萬8千多名學生個資(蘋果日報2009年6月27日)等等。

另一方面,日新月異的資訊科技,也持續在個人資訊被層層技術化後,將個資洩漏的不確定風險,從單純的人為因素轉而置於人與科技的更全面互動中。例如,外交部2008年12月29日正式發行、而於2009年規劃發行120萬本的「晶片護照」,運用了晶片的儲存與RFID的讀取傳輸驗證技術,雖標榜可藉由晶片護照的防止冒用及防偽造變造能力,協助強化個人對自身資訊的掌控,但新技術的運用卻也無可避免地製造更多可能被入侵的資訊處理環節;又例如,衛生署從2007年開始推動的「病歷電子化」,在2009年間完成「醫療機構電子病歷製作及管理辦法」的修正,衛生署雖宣稱其目的僅在於將各醫院間的病歷記載格式予以標準化以及此等標準病歷紀錄的數位化,既未增加個資的蒐集質量,也未改變醫療機構對病歷原即存在的保密義務,然而,「病歷電子化」絕非僅著眼於資訊科技所提供的「記錄」功能,它所帶來的資訊「分析」與「分享」能力,正蟄伏於現階段的病歷標準化與數位化進程背後,等待適當時機伺機而動。

但前述個資侵害與威脅的老梗,起碼還是建立在此等個人資訊的隱私應該受到保障的基礎上,而認為個資外洩主要是不肖分子或漫不經心的冒失鬼對個資保障的不法侵犯。這種侵犯,正如同犯罪不可能從社會中全然消失,可以預見地將伴隨著人類社會的演進而繼續存在。

然而,2009年也的確出現了一些對資訊隱私的新挑戰。

首先,著名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在2009年修改本身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不再允許Facebook的使用者在停止該服務後從Facebook的紀錄中刪除個人資料。Facebook採行這種作法所持的理由是,正如一般人在發送電子郵件時,信件將同時在寄件者的寄件匣與收件者的收件匣中,各留存一個備份,即使寄件者後來停用電子郵件,收件者的備份依然不受影響地存在,因此Facebook使用者也不應期待可把已公諸於世的任何資訊加以刪除。不僅如此,這個擁有全球3.5億會員的25歲年輕執行長查克柏格更進一步主張,當現代越來越多人爭相透過社交網站、個人部落格分享個人及各類資訊時,這意謂著「隱私」的概念已經過時!而Facebook的新隱私政策不過是反應了隨社會演進而改變的最新社會規範內涵罷了。

查克柏格企圖傳遞一個「當今人們已不再重視隱私」的訊息。倘若觀察Facebook以外各種資訊分享網絡在網路世界中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人們在諸如Youtube、Twitter、Plurk、個人部落格上,也都極盡所能地書寫、拍攝記錄自身的各種訊息,公開與熟識或不熟識者分享,這樣看來查克柏格所言似乎不假。無獨有偶地,三、四年前由學術研究單位對台灣民眾所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即使多數民眾不信任政府與企業保障個資的能力,卻仍有七成民眾同意將提供指紋或基因資料,以維護國家安全(反恐)或打擊犯罪,同樣地也有高達四成的民眾不論有無資訊外洩的風險,都願意提供個人血液中最私密的基因資訊,作為生物醫學研究之用。

人們對於維護一個不受外界侵入的完整私密領域,似乎真的已失去興趣。於是乎,企圖竊據此一私密領域的各種力量,只要喊得夠正當,無不趁隙而入。這當中,尤以立法委員所主張的問政查弊權力、政府公務機關的公務執行權力、新聞媒體所標榜新聞自由與維護民眾知的權利(力?)、學術研究者高舉的學術研究自由權利(力?)等,最是積極。

2009年第七屆立院的「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修正過程中,國民黨立院黨團曾以問政揭弊所需為名提出增列「民代免責條款」(民意代表基於質詢問政之目的而蒐集之個人資料),以免除民意代表在蒐集個人資料前向當事人告知的義務。此議一出,各方批評聲浪不斷,甚且有立法院將成全國最大徵信社之譏,擔心立委任意蒐集個人的銀行與信用卡帳戶資料,恐侵害隱私權。「民代免責條款」終因引發立委擴權的疑慮而告失敗。

但2009年「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修正草案」行政院版中原本也還賦予「新聞媒體」、「學術單位」、「公務機關」有類似的免責條款。立院黨團協商時雖一度因人權團體的壓力而拿掉「媒體免責條款」,要求新聞媒體引用個資前仍需告知當事人,但亦有部分朝野立委認為此舉將限制新聞自由,而擬議翻案。至於「學術單位」與「公務機關」則在這波民意攻擊中安然無事,不僅擁有無須事先告知當事人的免責權,更在資料蒐集處理以及再利用的可能性上,享有相當程度不受當事人意思自主限制的特權。

當然,查克柏格所揭櫫「隱私已過時,人們不再重視隱私」的啟示,也並非完全沒有受到質疑。就如同民眾最常舉出的隱私擔憂乃是擔心個人資料外洩將因此遭冒用或詐騙而使個人「財務」受損失,查克柏格大膽昭告「隱私已過時」的背後,同樣也不過是覬覦3.5億會員的社交資訊,背後所潛藏著的無限商機,而說出的投機話語。

難道,隱私在當今資本主義社會下,真的只是財務利益之爭的工具罷了?在此之外,我們真的不需要隱私了嗎?可以確定的是,查克柏格忽略了Facebook使用者當初在使用此一社交網站時對此一社交網站「用途」的信賴,也忽略了即使是朋友間相互分享資訊,同樣是建立在某種資訊僅做限定使用的信賴關係上。維護人際間的這層雖未言明但發揮連帶作用的信賴關係,對於即使是亟欲藉由暴露自我而出名的人而言,也會是重要的價值。而這或許是隱私權保障的重要功能之一。

其次,Facebook的事例也說明了任何大量蒐集個人資料的系統,即使初始之用意良善無可疑,系統資料庫一旦累積充沛,利用價值出現,即吸引侵犯的慾望。此種慾望或許不必然根源於商業動機,卻必然是一種對於資料庫所呈現「人之形象」進行形塑與掌握的企圖。政府的監控如此,私人企業的資料採礦作為亦然。

所以,2009年對隱私的真正挑戰在於,根本否定隱私所帶來的逆襲,迫使我們重新思考我們是否需要隱私,以及我們所處的社會究竟有著何種的隱私品味(taste of privacy)。

廣告

One comment on “變形金剛的逆襲—2009台灣隱私權評論

  1. tiger
    2010/04/23

    隱私是人權的一部分,沒有人不需要。隱私品味低,一部分來自於有心份子,為遂行自我私慾,刻意掩蓋隱私的價值;另一部分則是台灣人民長期安於政治鬥爭下的妥協,以及逐漸耽於腥羶的八卦媒體。個資盟的維續與有識者如您,不跂不求的堅持不平之鳴,所謂,『德不孤也必有鄰』,個資必得捍衛,人權終將得伸。加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0/04/23 by in 相關文章.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