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

本網站由台權會維護

大法官599號解釋-全民指紋建檔違憲

本文摘自台權會出版 “2005台灣人權報告"
陳尹暐 (台灣人權促進會前工作人員)


大法官599號解釋-全民指紋建檔違憲
陳尹暐
一、新聞事件摘要
2006年3、4月間,蘊釀已久的全面換發國民身分證措施進入最後宣導階段。內政部原訂於此次換證時,要求全民按捺指紋。不難預見地,此舉引發贊成與反對雙方的論戰,一連串的論述攻防就此展開。
5月24日,由台灣人權促進會前會長黃文雄先生領軍,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宣布成立拒按指紋524行動聯盟,準備以有組織的方式面對來勢洶洶的內政部。於記者會當日,聯盟呼籲立法院儘速依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針對戶籍法第八條聲請釋憲。
聲請案在聯盟與立法委員賴清德辦公室合作下向大法官提出,同時強烈要求動用釋字585號所肯認之「暫時處分」權,以免在大法官做成解釋前,行政機關執意推動政策,造成人民不可回復之權利侵害。
6月6日,鑑於拒按指紋524行動聯盟乃倉促成軍,為齊集眾力,黃文雄先生正式邀集各社團,於萬國法律事務所成立拒按指紋行動聯盟,並進行任務編組,以期在所長充分發揮的情形下,打贏這場人權戰役。席間,各方充分討論日後司法攻防與社會運動的策略,並預擬一旦大法官未做出「暫時處分」如何教導民眾進行訴訟,以及媒體論戰兵法。此刻氛圍可謂煙硝四起,海雨山風。
6月14日,大法官做成釋字599號解釋,基於權利侵害的不可回復性宣告凍結戶籍法第八條第二、三項,人權保衛戰獲得初步勝利。
6月30日和7月1日,本案另一場重頭戲—說明會登場。贊成與反對者雙方代表針對國民身分證制度、指紋辨識、資料庫管理、指紋建檔與犯罪偵防等諸多政策與技術面問題進行說明。七月底,憲法法庭對釋憲聲請案召開言詞辯論,聲請人之代理人與行政機關之代理人間進行言詞辯論。9月28日,大法官會議做出釋字603號解釋,宣告戶籍法第八條第二、三項違憲,此役告捷。
二、新聞事件評論
對於全民強制按捺指紋的人權奮鬥史,本文擬自政治現實、憲法史、經濟分析三面向做簡要的回顧、討論。
自911恐怖攻擊後,美國政府開始強化國境管理等對人管理措施,此舉自然在向來喜歡評價他國人權水準的美國國內造成不小爭議。或許正是乘此勢頭,標榜人權立國的民進黨政府也躍躍欲試,企圖藉全面換發國民身分證的同時,建立國民黨獨裁、獨大時代都未建立的全民指紋檔。
回顧這段歷史,拒按指紋運動係由百餘社團串連合作,可謂政黨輪替後少見的大型社團與社會運動,也是近年來難得非以色彩決定立場的議題。色彩原本鮮明的各大報,除自由時報較傾向支持按捺指紋外,均出現罕有的開放態度,釋憲聲請人的代理人也罕見地由政治立場不盡相同的兩位律師共同擔綱 。
由於強制按捺指紋的推動,立於甫上任的謝院長高唱和解共生以緩和政治對抗的基調上,在全面換發國民身分證的政策推動上,為免「得罪」立法院與悖離民進黨創黨價值,遂一方面由行政院向立法院提出<戶籍法第八條修正案>,一方面也決定在立法院修法前「依法行政」,於換發國民身分證時強制按捺指紋。這樣的做法在外觀上完全何乎法律理性與政治動物本能。
民進黨在此案的進退無據與扭捏,還可自釋憲案的提出看出端倪。在聲請釋憲的記者會的上,國、親兩黨委員,臨陣缺席不值再提,民進黨出席的三位立委,分別是高志鵬、管碧玲、李坤澤(後來蔡英文委員也大力參與)。在聯盟成員的施壓下,三位委員表示將促成由民進黨黨團聲請釋憲。稍後,黨團幹事長賴清德委員即計巧性地以「未反對即視為同意」,在多數贊成按捺指紋的民進黨立委不敢公開反對下提出聲請案。
就這樣,一面聲請釋憲,一面「依法行政」 ;一面由警政署在立法院進行修法的反遊說、一面提出修法。如果不是辯證地出神入化,就只有神經錯亂差堪比擬。而今,謝院長、蘇部長皆下台,和解未成,共生依舊是夢,卻讓按捺指紋的政策替民進黨留下一個難以洗淨的污點。
關於生物特徵之隱私權保障等憲法議題,以及蔓生於戶籍法第八條的疑義,釋憲資料已積累甚夥,於此不贅。本文比較樂意記錄的,是此次釋憲在台灣憲法史上的意義。
首先,大法官於釋字599號動用釋字585號所肯認的「暫時處分權」,這是行憲以來的第一次,儘管爭議仍存,但本文認為我國違憲審查制度的完備仍是於焉確立。再者,本案走完所有違憲審查程序,包括召開說明會與言詞辯論,幾乎是以「最高規格」處理本案。凡此種種,均足彰顯本案在憲法史上的意義。
令人陣奮的是,在599號解釋做成的隔天,蘋果日報公佈最新的民意調查,支持按捺指紋者的比例已非官方所宣稱,可見民眾在釋憲攻防過程中對相關議題有了更多參與和思考,不是鐵板一塊無法改變。
在釋憲過程中,另一個值得書記於憲法史的,即法庭之友制度的建立。法庭之友係仿美國法制之友性證人制度,由釋憲聲請人以外的友性團體向憲法法庭表達對釋憲案的意見,使釋憲程序活潑化,參與基礎擴大化。
當然,內政部代理人的表現也該記上一筆。該代理人不但暗示此聲請案是「政治鬥爭」,甚至質疑鑑定人「不公正」,未能「充分考慮」內政部的立場,並屢屢用「所有格」來指涉鑑定人以突顯自身對釋憲案的公益性欠缺認知,對鑑定人無禮的詰問和人身攻擊也令人印象深刻,離荒腔走板僅一步之遙。
自經濟分析的角度觀之,強迫方之所以採取強迫手段,根本上是出於迴避誘因的提出。這個誘因,或者是花錢向民眾買指紋或者辦大摸彩(頭獎是終身安全保障)。道理只有一個,有適度的誘因,人類自然會去做。既然有人反對按捺指紋,就是政府開出的條件不夠「誘人」。同樣的道理,除了事後挨告外,政府並不具備妥善管理相關資料的誘因,反而有盜賣民眾個人資訊的誘因,此可從資料外洩事件頻傳證之。
雖然後來內政部修正立場,不再提及按捺指紋的目的是要拼治安,但先前內政部的確一再強調「拿指紋拼治安」,民眾也確實普遍有此認知,姑不論為非作歹者是否會帶上手套,一旦指紋建檔完成,警方很可能產生過度依賴、信賴指紋而忽略其他採證工作的誘因,如此反而害及拼治安目的的達成。「大部分」民眾支持按捺指紋的誘因是認為治安會變好,但真的是這樣嗎?
在內政部辯論意旨書中,我們一再看到按捺指紋的論據是照顧失智人士、路倒者、無名屍等。以這樣的理由來強制按捺指紋,違背比例原則不說,果真是這樣,這個政府早該下台了。政府不思怎樣避免路倒者和無名屍的出現,卻「苦思」在路倒者與無名屍出現後,用指紋來核對身分,此不單是決策思維的怠惰,還是把自己該做的事推給人民。
事實上,自由必然伴隨風險,極權同樣也有風險。可是,我們的政府過度專注於自由所帶來的風險,對管制所生的風險卻視而不見。一個健全且高度成熟的民主國家,應該是盡可能排除自主性發展的阻礙,充分讓民眾自行判斷、承擔風險。何況每個人對風險的態度不一,有人是風險中立,有人是風險趨避,有人是風險愛好,政府不應該低估國民的智慧,劃一民眾的風險的判斷。
對講求鬆綁與資源有效配置的新古典經濟學而言,除非交易成本高不可攀,否則不該害及自主性,強制的產生常是因為至少有一方不願付出交易成本。簡單講,政府本該花時間與反對者充分溝通,不應跳過這段程序,而且很難想像此一議題的溝通會產生多高的交易成本,在未充分溝通前就對按捺指紋儀器進行招標、採購是完全錯誤的決策程序,更造成不必要的預算排擠。
全民強制按捺指紋的政策,再次印證—任何文明的記錄,同時也記載了野蠻。民進黨之所以能夠執政,正因為國民黨戕害人權,民進黨當權者們似乎淡忘了這點。對於全民指紋建檔這個具高度極權象徵的施政,若沒有「所謂人權團體」的挺身抗拒,恐怕又將是台灣人權史上一大挫敗,任何人都該記得這一段。
黑格爾說歷史上重要的事都重複發生兩次。不過黑格爾忘了告訴我們: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鬧劇。當然,重複發生不可能只有兩次,也可能第一次是鬧劇,第二次是悲劇,第三次是慘劇。輪迴也好,詛咒也罷,無怪米蘭.昆德拉常想起一句尤太諺語—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廣告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05/12/10 by in 相關文章.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