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

本網站由台權會維護

台灣將走上「老大哥」集體監控人民之路?

台灣將走上「老大哥」集體監控人民之路?

台灣人權促進會 莊紀婷 91/11/27

隱私權是保障所有個人權利的關鍵,由隱私權獲得重視與保障的程度,也可觀察出一個社會進步的程度。但台灣政府長久以來,均習於將民眾隱私權放在決策末位考量。

健保IC卡本將於初始階段放入各種民眾就診紀錄與其他隱私健康資料,後因民間反彈暫緩登載。目前發卡無法源依據,使之得依其裁量自由決定卡片內容, 未來若全民健康保險法增修十六條之一通過,依其內容仍將完全授予行政機關決定發卡各項事宜權利。總而言之,政府是否於最後階段將民眾權益納入考量端賴其自 由心證,但依目前強行發卡的態勢來看,行政便利顯為唯一考量。

中研院學者曾以專業建議以10.3億元成本改良現行紙卡,毋需大費周章發行健保IC卡,即可確認保費繳納、稽核醫療院所支出,且其每年控制醫療資源 浪費與醫療院所浮報效益為健保IC卡三倍。惟政府仍無視中央與健保財政虧損加劇,執意於三年內耗資40億成本,罔顧全民隱私與國安危機,發行功能並非不可 取代且欠缺法源依據、只有廠商得利的昂貴掛號證。

衛生署與中央健保局始終無意檢討冒各種風險發卡的必要性,因此串聯全台56個民間團體並邀請學界參與的「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於10月14日致函 陳水扁總統、呂秀蓮總統(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召集人)、行政院游錫?院長(行政院人權保障推動小組召集人),希望政府最高決策單位體認發卡計畫乃重大公共 政策,徹底督促缺乏積極作為的衛生署與中央健保局正視發卡計畫問題。

台灣目前個人資料外洩事件頻傳,其中不少顯示了公部門對個人資料保護漫不經心的態度,例如財政部為最大股東的財金公司140萬筆個人資料遭到竊盜、 花蓮縣「地價稅繳稅通知單」寄發未加封套,納稅人身份證字號等資料全部「露餡」、國立屏東科技大學擅自將8000多筆師生資料交給銀行辦卡、警官自 2000年即涉嫌盜賣民眾資料給徵信社等…。但健保IC卡發卡前後,行政機關對個人資料保全問題並進行客觀討論,只一味強調其採先進防偽技術。健保被保人 無權選擇只顯示繳交保費紀錄與就診次數的紙卡,均被迫使用IC卡,承受個人資料外洩、隱私遭公開的風險,其後果是小則難避免垃圾資訊與強迫推銷,大則個人 保險與工作權將因僱主、保險業者獲悉個人就醫紀錄與病史,遭到極大衝擊。事實上,媒體亦報導健保IC卡承包商東元電機本已將提供健保IC卡登載民眾健康資 料提供給保險公司列入其衍生計畫,計畫五年獲得八十億元收益,但因民間反彈不見得能落實計畫。

此卡依原本設計,將結合電子錢包與其他用途,更顯示大筆民眾個人資料在健保IC卡建構完成後,許多與健保無關的行政或商業機關也極可能覬覦其資料建 制完整性企圖遊說連結或擴充之,此卡因此極可能為1998年國民卡借屍還魂,當然令民間憂心人民公僕握有如此多的個人資料,將成為無視民眾隱私已成就對人 民控制的「老大哥」。

再說自2001 年11月到2002年7月,台灣總計有42個機關、216個網站遭到中共駭客入侵,竊取相關學術資料與機密資料。在此情況下,包括重要首長在內之全民基本 資料與敏感醫療資料的保障,恐皆因上述網路安全問題與人為盜竊問題威脅。為IC卡承包商東元電機設計軟體設計的萌欣數位與中國企業的密切關係也令人憂心國 人機密的安全問題。

健保IC卡牽涉人民重大隱私權利問題,根據民國九十年實施的「行政程序法」,應以法律規定相關事項,全民健康保險法增修第16條之一即為補健保IC卡法源依據之不足,但此法目前卻仍未通過二讀,IC卡卻不顧各界質疑強行上路,此做法顯為開法治與民主倒車。

政府發卡決定草率,民間與學界警告將出現的問題已逐一浮上檯面。卡片未全面上路,就出現製卡延遲、讀卡機卡住卡片、甚至試辦開始,澎湖民眾仍對讀卡 機判讀不穩抱怨頻頻的一籮筐問題;試用IC卡的18家醫療院所一起連線取得健保局開機認證就要花100秒,已有業者指出未來全台所有醫院診所同時開機認 證,網路塞車將嚴重影響就診者權益。近來重大個人資料外洩案例頻傳,政府實不應再扮演被廠商剝皮的肥羊、強迫全民成為健保IC卡白老鼠、眼睜睜地看著IC 卡挾更多牽涉隱私、國安、民主法治的問題衝擊台灣社會。

另一例是全民指紋建檔於去年因人權顧慮踩煞車,但法務部長陳定南仍於八月利用民眾對重大刑案破案的期待,再公開提出全民指紋建檔之議,卻未考量要求民眾提供指紋資料建檔以利犯罪偵查的目的與手段根本不成比例。

目前電腦犯罪與個資外洩案例頻傳,政府部門危機處理準備與能力亦難令人信任,如政府擁有全民指紋資料庫,難保指紋資料庫被竄改或資料遭外洩變造,若 產生糾紛,社會恐將付出高過於效益的成本。尤其若不思精進全方位科學辦案能力,卻過度迷信指紋的證據力,指紋檔對正確破案的助益將難如預期。

台北市於八月份啟用指紋及身份證影像辨識系統。雖然市民可選擇是否留下指紋檔,但行政單位仍僅宣傳指紋辨識身份便利性,卻不談其中問題,則是另一實例。

國際間,學界與人權團體為減低政府蒐集人民個人資料程度,以免國家與人民權力不平等程度惡化,提出「最低需求」概念以久,即行政機關若不是缺乏某種 民眾個人資料即無法運作,則應避免蒐集民眾個人資料。但市府竟然只承諾指紋資料不做為犯罪偵查用,尤戶政單位出面廣徵指紋資料,卻明確表示資料只要取得當 事人同意,將可用於任何便民與確認身份用途,更考慮未來將資料庫擴大至金融業客戶身份認證之用,實令人憂心。<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第八條曖昧不清、 公務機關可為促進社會安全等九種理由轉移手邊的民眾個人資料的規定,也給了所有行政機關未來要求使用台北市現有指紋資料的空間,對於人權與民權的保障再度 形成一大威脅!

廣告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02/11/27 by in 相關文章.
%d 位部落客按了讚: